您的位置:

首页> 生活都市> 老婆帮朋友

老婆帮朋友 - 老婆帮朋友

我有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,由于他比我大二十年,所以我和老婆敏琪都叫他做都契爷。虽然我们年纪相差很远,但我们之间并没有什幺隔膜,无所不谈

契爷本来一直独身,由于年纪渐大,他在朋友的介绍下,在国内结识了一位女性,并打算结婚。照理契爷应该非常开心,但最近我却发觉契爷闷闷不乐,于是便借意邀请他到我家里吃饭,顺道看看有什幺可以帮忙。

起初他还是不肯说出因由,经我和敏琪三番四次的询问下,契爷才肯说出因由。

契爷低着头的向我们倾诉着,但最近他发自己不能勃起,而且差不多为维持了个多月。他已尝试了多种方法及看了几个医生,但情况依然没有好转,他恐怕未婚妻不能接受这性无能的丈夫,因此感到非常沮丧。

当我看到他这幺垂头丧气的样子,我心里也有点难过,性无能的确对他打击很大。为了帮助这好朋友,第二天我便带契爷到医院再一次身体检查,但据医生的验身报告,契爷的身体机能依然良好,照理是应该没有勃起的障碍。

经多番研究后,我和敏琪都认为契爷的不举是由于心理障碍的影响。契爷虽然还未到五十岁,但他却把自己看成老人家一般,今次性无能的起因相信是由于契爷害怕婚后无法满足他的妻子,在这压力的影响下以至无法勃起。所以衹要能够今契爷令相信自己仍然是活力充沛,那幺他便会不药而癒。

其实最简单的方法当然是找一个女人来刺激起契爷的性慾,但最大的问题是如何找来这幺一个女人。契爷日常的生活也很检点,亦非常注重卫生,如果找来妓女的话帮忙的话,恐怕会弄巧反拙,但那里能找到其他女性帮忙。

眼前除了我敏琪,似乎就没有其他人选了。经我和敏琪再三思量后,最后都决定帮这「老」朋友重振雄风。其实那有人会自愿把的老婆拱手让人,我们都衹不过为了报恩而已。

记得早些日子,股票市场非常蓬勃,我和敏琪都斩获不少。虽然契爷不停的告诫我们,既以嚐了点甜头,应该及早收手。但那时我们财迷心窍,衹当他的说话是耳边风。

结果股市下泻,我们当然是焦头烂额,而且还债台高筑。那时契爷知道我们周转不灵,便义不容辞的把毕生积蓄借给我们,度过难关。就是为了这份恩情,我和敏琪都认为无论如何都要帮契爷重振雄风。


週末时,我们又再邀请契爷到我家里吃饭。晚饭后,我和敏琪向他说出为他重振雄风的计画。契爷当然拒绝我们的帮忙,并且显得非常激动,不停地说朋友妻,不可欺,还说他情愿不举也不希望玷汙敏琪的身体。

我们都知道契爷的性格非常顽固,难得敏琪依然义无反顾,为避免再纠缠下去,敏琪索性脱光身上的衣服,然后紧紧的拥抱着契爷。

敏琪的美人计非常奏效,这时契爷已经抵受不住敏琪的温柔香,开始安静下来。再加上我在旁边不断游说,契爷才应承我和敏琪尝试为他重振雄风。

敏琪先把契爷的裤脱下,脸红红的看着契爷的肉捧,然后蹲下来,用手套弄起来。

敏琪大约玩弄了几分钟,契爷依然半软不硬。于是敏琪向我打了个眼色,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一样,然后闭上眼睛,便一口含住契爷的肉捧。

其实敏琪并不喜爱口交,所以,开始她还闭着眼睛,脸上还露出了痛苦的神情。过了一会儿,敏琪已经开始习惯,努力地吞吐着契爷的肉捧,并把他的龟头啜得乾凈发亮。

契爷被敏琪吸得不知不觉的在呻吟。

敏琪听到契爷的呻吟声,继续含住肉捧说:「契爷,妳喜欢吗?」

契爷口里还喃喃地说:「啊……很喜欢,敏琪……妳的嘴吸得我很舒服啊!啊!……真的很舒服啊!」

敏琪抬头看着我笑了一笑,又继续埋头苦干。

敏琪的口技很是受用,契爷的肉捧渐渐地恢复生机,还老实不客气的挺起胯部,把肉捧向着敏琪的嘴抽送起来。

敏琪专心的承受着契爷的肉捧在她嘴里进出,契爷每一下的进入都差不多插致敏琪的喉咙。因此敏琪有时不得不用手时挡着契爷进攻,嘴里并发出呕吐的声音。

就这样插了大约一分钟的时间,契爷突然从敏琪口中拨出肉捧,喘着气说:「不行了,先别动,我快要射精了。」

契爷略停了一会儿,才呼出一口气地说:「差点来不及要出丑了!」

敏琪:「契爷,你看妳的肉捧这幺坚硬,还差点就射出了精,妳,还说不能吗?」

契爷连声说:「敏琪,有妳这幺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为我口交,世上那有男人受得了啊。」

受到契爷的讚赏,敏琪娇俏地再次握起契爷的肉捧:「那幺,妳还想不想继续?」

敏琪居然问契爷想不想继续,我不知道应不应该让敏琪和契爷继续玩下去?如果让他们继续,那幺敏琪就真的要和契爷干上了,这样我就真的要预备一顶绿帽了!

这时契爷回答说:「敏琪,如果要继续的话,可不可让我这老人家嚐嚐妳年青的小穴,我已很久没嚐过年青女人的滋味了!」

听了契爷的话,敏琪转过身体,把丰满白晳的臀部对着契爷,然后伸手抓住契爷的肉捧说:「契爷插进来吧,尽情地品嚐吧!」

契爷见敏琪这幺主动,当然挡不住诱惑,立刻兴奋地扶住敏琪的屁股,挺着坚硬的肉捧,向着敏琪的小穴一插而尽。

噢!敏琪真的让契爷干了!这是敏琪第一次被别的男人干了。我居然觉得有点兴奋,我的肉捧充满了慾望。

可能是因为我自己亲手造就我老婆和我的好朋友这姦情,这幺的有歪常理,才使我会觉得兴奋吧。

契爷不急不缓地抽动着,每一次都插得很深入。敏琪正在发出那深沈的呻吟声:「啊……哦……契爷,妳依然……依然……还这幺厉害,插得好……深啊,到……子宫了,好舒服……哇啊……哇契女……我……就……就受不了啊……哇啊!」

契爷听了敏琪的话,心里非常高兴:「啊!敏琪……我的……好契女,想不到……我这种年纪还有这样的……福气,能干到妳……真……真幸福啊!。」


敏琪似乎也契爷插爽了,她开始胡言乱语:「啊!契爷……我是第一次和其他男人做爱啊!啊……我真没……有想过结婚后……还会让别的男人干自己了!啊……想不到契爷有这幺硬……这幺粗的……肉捧,早知道……一早就给契爷干啊……!啊……契爷!妳是我第二个老公啊……啊!」

听到这些淫声浪语,我也想不到敏琪居然可以这幺淫蕩!

契爷一听到敏琪叫他老公便更兴奋了:「好啊好啊……我的年纪也和妳爸差不多呢?居然还可以做妳的老公……啊!敏……敏琪!」

契爷的动作愈来愈快,与敏琪的交合处发出响亮的「叭叽」声:「敏琪……我的好契女……我的好老婆,契爷就要射了,就……要射在妳的小穴里,啊……哦……!」

与此同时,敏琪也真的被契爷干到巅峰:「契爷……啊!我……也要……来了……啊……啊,好老公!射吧……尽情的射吧!把妳的……精液全部射给我,射呀……射呀……哇啊……呀……哇死我了……」

敏琪和契爷这幺淫乱的情景我看得目瞪口呆。

他们两人累得不行了,都在不停地喘气。

还是敏琪恢复得比较快,也没有清理身体和穿好衣服,就很温柔地对契爷说道:「契爷,妳的病好了,没有不举了!」

休息了会,契爷走到我面前含着泪说:「多谢妳和敏琪,我现在没事了?」

能够让契爷重振雄风,我和敏琪都非常高兴,虽然赔了夫人,但我们却没有折兵,契爷可依照原定的计画回国娶妻。

不过契爷自从回国结婚后,就没有再和我们联络,直到最近,才收到他的书信,他说和老婆生活得非常愉快,对于上次我们的帮忙仍铭记于心,他还说为了报答我,已经说服了太太和我大干一场,并附了他太太的照片给我。

我和敏琪都非常高兴收到契爷的书信,但当我看了他太太的照片后,我对敏琪说:「我们还是忘掉这位老朋友吧!」